张小龙“跳一跳” 撬动小程序爆发前夜?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1 05:43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冯庆艳 闫媛媛

小程序静默了一年,年尾却被一个名叫“跳一跳”的小游戏再次刷屏,简洁的页面、倒感叹号式的小人、方的圆的台子或桌子……“跳一跳”自去年12月28日上线以来,缔造了游戏史上又一个奇迹——同一天里,有超过1亿的用户用指尖遥控手机屏幕里的小人儿在一个又一个格子上跳来跳去,乐此不疲。

这个最初仅有4、5个人的微信团队做出的小游戏,被腾讯高级副总裁、“微信之父”张小龙称为“很匆忙的一个demo”却超出了“他的预期”。

让人意外的是,微信军团中微信支付、公众号、小程序、企业微信等重量级产品里,仅仅算作小程序下的一个小游戏产品,“跳一跳”却得到了“微信之父”张小龙的厚爱。微信公开课一年一度,而2018年1月15日召开的2018微信公开课是会议举办的第三个年头,张小龙不仅在大屏幕上玩“跳一跳”来开场,演讲也以此来开启,谈到自己玩跳一跳最高6000分、有邀请3000分以上的人到他办公室比一场的想法、控制玩“跳一跳”开外挂的现象等等。

“跳一跳”推出后,遭到游戏玩家质疑其涉嫌抄袭育碧(UBISOFT)的游戏“欢乐跳瓶”,后者是育碧旗下的Ketchapp工作室在2016年推出的一款游戏产品。对此,育碧官方微博还一度发微“暗讽”。

而就在1月15日微信公开课当天,微信宣布与“欢乐跳瓶”游戏开发商、育碧旗下Ketchapp工作室达成战略合作,该工作室多款游戏将通过微信小游戏平台与中国玩家见面,这个工作室还拥有了自己的中文名:开趣宝。

裂变式的传播速度,让人们想起了当年仅用433天便从零实现1亿用户的微信,甚至有人认为“跳一跳”会成为一款新的现象级产品,而小程序游戏会成为下一个风口。

然而“跳一跳”作为小程序,背靠微信庞大用户支撑和微信有意的资源倾斜,它的使命注定与王者荣耀、吃鸡等爆款不同,全民参与下,培养用户的小程序使用习惯以及增加小程序用户黏度,从而实现对小程序的价值反哺,是更被期待的方向。

“无聊大师”

张小龙:“希望‘跳一跳’给更多游戏开发者以希望,小游戏是小程序这样一个平台上很好的实验,我们希望通过小游戏这样一个平台,能吸引到更多的游戏开发厂商进来,并且是基于小游戏所定义的这样一个平台规则。”

一阵嘘声后,大屏幕上出现了“跳一跳”的页面,倒感叹号般的小人儿,快速地跳过一个个险墩,数字不断翻滚,最终小人儿折戟在一个非常小的险墩上,以967分收官。这是2018微信公开课的开场。

背后操纵这个小人儿的便是张小龙,他自曝最高曾玩到6000分,因此获得了“立地成佛”的称号,自我调侃道:“‘无聊大师’一不小心变成了‘佛系’”。

“小龙提的‘跳一跳’这款游戏,是微信的几个同学开发的,初期开发也就4到5个人,”微信游戏产品总监孙春光告诉经济观察报。

“跳一跳”去年12月28日伴随微信新版本诞生,短短十几天时间里,DAU(日活跃用户数)到了1.7亿。可以说,这无疑重新将大众感知不到的小程序拉到人们面前,成为小程序诞生以来“教育用户”的最好方式。

一位“跳一跳”玩家如是对经济观察报说:“我在某知识问答平台上看到一句话,个人认为用来形容日前火爆的“跳一跳”颇为恰当,这是一个没有语言的沟通工具,它让沉睡在你通讯录列表里的头像突然重新活过来一样,得到了你的关注。”

简单、容易上手是一个爆款游戏的基本特点,用户通讯录里的排行榜则无疑增加了相互的竞技心理以及无声的沟通,“跳一跳”社交类小游戏的属性,让其裂变式的收割着新的用户,同时也在培养着用户使用小程序的习惯。

张小龙希望“跳一跳“给更多游戏开发者以希望:“小游戏是小程序这样一个平台上很好的实验,我们希望通过小游戏这样一个平台,能吸引到更多的游戏开发厂商进来,并且是基于小游戏所定义的这样一个平台规则。“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说。这一次他身穿连帽衫、休闲裤以及运动鞋的装扮,淡化了他以往古板的“中年大叔”的形象。

去年小程序发布时,张小龙对小程序能不能做游戏给出了一个暂时否定的答案,他称,“现在并不能做。”这与小程序在微信没有入口、不会积累粉丝、不能推送消息、不能分享到朋友圈一起,成为小程序遭质疑其存在的商业价值的关键点。

缘何一年时间里,张小龙对做游戏小程序的态度发生了大反转?

孙春光对经济观察报坦言,从微信的角度,我们发布什么内容是没有什么选择的,更多的是基于生态环境、生态规则以及用户选择,我们的判断是,在当前的小程序内幕运行情况下积累了很多经验,可以此时发布,我们就发布了,没有任何预设。

在孙春光眼里,小程序运行过程中,基础建设技术上实现很多,所以生长土壤可以了,就研发一些小游戏试试点。“跳一跳”并非小程序近期发布的唯一一款小游戏,孙春光称:“一起发布的共有17款小游戏,其中很多都是IEG给我们提供的,像保卫萝卜、拳皇命运、纪念碑谷,都是与微信同属于腾讯的IEG的产品。”

张小龙的话给游戏开发者带来了新的机会,微信庞大的流量让人无法忽视其内含的商机,但有游戏开发者告诉经济观察报,这是一个机会,但不会盲目乐观,他需要进一步观察微信对待游戏开发者的态度,以及权衡微信小程序的生态法则对游戏开发的利弊。

孙春光对经济观察报强调,从长远来看,微信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开放平台,这是大的方向和原则,在游戏的运用下,未来开放尺度和过程还在内部沟通,大方向和大原则是希望能够给更多个人开发者机会。

小游戏仅为试水,在经历一年的低调发展后,2018年的小程序或将迎来更大的革新。

波折的一年

张小龙在2018微信公开课上坦言:“自从去年,我们在这里提出小程序以后,这一年过得有点风风雨雨,但总的来说,我觉得我们最初的预想达到了。

张小龙在去年微信公开课上曾说,小程序最初叫应用号,启动日是2016年1月9日,我们很早就在想微信应该有一种新的形态,不应该只停留在公众号或订阅号,应该提供更多新的能力,这种新的能力更加像一种应用程序的能力。”张小龙说。

张小龙在日前的微信公开课上透露,微信用户(指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跃账户)已达10亿。这在业内专业人士看来,微信用户规模增长未来将出现“天花板”,而如何精细化操作,强化用户体验和创新形态则成了微信下一步的考量。小程序成了微信拥有“新形态”的战略性产品。

对于小程序的诞生,张小龙用“非常的自豪和兴奋”来描述他的心情。“我其实之前花了很多年时间去写程序,我认为自己是一个程序员,所以我一直认为做程序员的那段时间特别宝贵,因为当你做一个程序的时候可以进入到一个不太一样的世界。”张小龙称:“我并不认为我们有能力去做一个操作系统,但是我们可以有机会在某种程度上做到一个可以运行程序的程序,那对一个程序员来说他会觉得非常的自豪和兴奋,我今天就是怀着这样一种心情。”

去年1月9日微信小程序正式发布,至今已经一年了。张小龙在2018微信公开课上坦言,自从去年,我们在这里提出小程序以后,这一年过得有点风风雨雨,但总的来说,我觉得我们最初的预想达到了。

过去一年,小程序的成长过程正如张小龙所言“有点风风雨雨。”在张小龙的“用完即走”理念下,不少企业将其看作“APP杀手”,以小程序上线一周罗振宇便宣布退出小程序为代表,创业者对小程序的态度也出现两极分化,电商、旅游、出行、互联网金融等行业的企业对此颇为积极,另外一些行业则表现的颇为抵触,认为小程序对原有的APP会产生分流。不过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曾在小程序发布后发了一条朋友圈称:“小程序一出,微信占用国民总时间(GDT)又创新高。“

根据微信团队在大会现场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小程序生态中已经拥有1.7亿日活用户、上线了58万个小程序、吸引了超过100万个开发者加入、覆盖2300个第三方开发平台。

曾经罗振宇在小程序发布一周后宣布退出小程序,在去年7月以“得到”回到了小程序的怀抱。

微信开放平台基础部副总经理胡仁杰对经济观察报说,小程序还是一个小孩,刚刚才一岁,我们希望他慢慢长,找到跟各行各业结合更好的形式,找到怎样让小程序具备更多能力的方法。

下一步:去中心化

小程序推出一年的节点上,张小龙之前要求的不能做游戏的小程序,发生了大的变化。

数据亮眼和越来越多的企业入驻之下,低调发展了一年的小程序,依然存在一个不争的事实,多数用户对于小程序的感知依然是可有可无,企业对于小程序的态度从最开始的抵制到试探再到规模化入驻。而此时的“跳一跳”,对于张小龙的小程序之路显得格外重要,业内资深人士认为,小程序正如一颗威力极大的炸弹,它需要点燃这颗炸弹的火芯,而“跳一跳”等小游戏此时正在发挥类似的作用。

小程序推出一年的节点上,张小龙之前要求的不能做游戏的小程序,发生了大的变化。2017年12月28日,微信更新的6.6.1版本突然开放了小游戏,微信启动页面还重点推荐了小游戏“跳一跳”。

据微信团队首度公布的数据,上线还未满月的小游戏累计使用用户数量已经达到3.1亿。而作为小游戏代表作之一的“跳一跳”,其用户次日留存率达到65%,7日留存率更高达52%,数倍远超于移动游戏行业的平均水平。

张小龙坦言,一直到这个版本小游戏的发布,通过一个游戏他才明白了什么是小程序。“我承认对很多普通用户来说,他其实并不关心什么是小程序,什么是游戏或者小游戏,但我特别高兴我们通过类似于‘跳一跳’这样的例子告诉他,他不用关心什么是小程序,也不用关心什么是小游戏,对于他来说他能立即触达,并且使用它。”

胡仁杰透露,95%的平台电商已经接入小程序。“小程序的广告组件这一块,已在内测了,是跟广点通做的,希望给到做好流量的小程序,有更好的流量变现能力”。

“有人说小程序是不是专门为电商准备的?当然这是不可能的。”面对外界的一些误解,张小龙澄清道。

张小龙称希望微信成为最好的互联网工具,张小龙把小程序看作一个面向未来的基础的架构性设施,他认为,需要更长的周期去铺垫它,慢慢成长,“我们不希望小程序突然变成一个被催肥的东西,所以我希望大家跟我们一样,比较耐心去看待它。”

胡仁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我们非常愿意支持加强第三方平台在微信小程序的角色,我们希望做出一些标杆出来,更大的空间在于第三方平台。

张小龙特别提到2017年微信和2016年的微信一个很大差别是,里边有“搜一搜”功能,他们正在耐心地打磨这个功能,值得关注的是,“搜一搜”里包含了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能够搜到小程序的数据或搜到小程序提供的服务。

“如果现在打开手机搜一个航班号,你会看到一个结果,是关于这个航班实时的信息,这不是我们提供的,是一个小程序来提供的。我们把这个航班号的搜索直接转移给了小程序去完成,并且把小程序的结果反馈回来了。所以在未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线上小程序的触达是通过搜索这样一个能力做到的。”张小龙举例说。

微信支付联合产品部总经理耿志军对小程序的理解是,微信本身是一个工具,小程序是其中一个部分,以餐厅扫描点餐为例,通过小程序把菜单拉起,下单,信息传递给后台,后台把产品送过来。小程序在支付的场景里,它承担了一些之前功能化的应用,还有可能承接了后期的一些应用。商家喜欢会员模式,用户支付后再进入他的会员小程序的承载页面,看到包括积分、权益等具体情况,这个过程中小程序承担了很多的实际化商业化的应用。另外一个特征是线上线下越来越融合,支付是线上还是线下的,已经很难区分开了。

张小龙承认,当微信到了如今拥有将近10亿用户的时间点,“也许我们在适当的时候,应该把我们背后的一些理念、一些自己的想法更清晰地表达出来,这样更有助于用户和整个生态对我们的理解。”

张小龙认为微信不是一个“中心化”的存在,因为微信里面可能会提供非常非常多的服务,这些服务都是由不同的公司来提供的,微信只是一个提供服务的地方,并且微信并不给这些服务提供一个特别中心化的流量,而是由用户自己去发现。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