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男孩”开心聊北京之行,福满爹不担心孩子回不到往日的平静……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2 02:58

1月21日,“冰花男孩”王福满,在即将结束北京圆梦之行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他说,他很喜欢“冰花男孩”这个名字,这是大家送给他的称号,但他也希望人们能够记住他的名字——王福满,一个来自云南昭通大山里的孩子。

王福满“出名”是因为这张在网上广泛流传的照片。照片中的孩子站在教室里,头发和眉毛已经被风霜粘成雪白,脸蛋通红,穿着并不厚实的衣服,身后的同学看着他的“冰花”造型大笑。有网友说,看着好心疼,大家亲昵地把他称为“冰花男孩”。

在得知小福满最大的心愿是“去北京看升国旗”“长大当警察”后,中国长安网、北京时间共同携手,让小福满和爸爸王刚奎、姐姐王福美一家三口踏上了北京圆梦之旅,携程旅行网还为一家人在北京出行提供了车辆。

来到北京后,王福满骑在爸爸肩头,在天安门广场观看了升旗仪式。

在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穿上警服,体验了一把特警训练。

在中国公安大学,王大伟教授鼓励他以后来北京报考警校。

在长城上,孩子们兴奋地合影留念……

21日,王福满一家公开面对媒体,接受记者采访。长安君第一时间带来采访实录——

记者:小福满,这几天你也在北京转了转,包括也看了升旗仪式,你还有什么心愿?

王福满:我还想做一名警察,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名警察。我一定要走出大山,像警察一样努力的学习。

记者:我想问一下王福美小朋友,你作为一个十岁的小姐姐你自己有什么梦想吗?

王福美:我想当一名医生。因为奶奶经常生病头疼,她喜欢我好好的读书,将来走出我们那里的大山。

记者:福满爸爸,您觉得这次来北京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王刚奎:最大的收获就是让我的儿子来到公安大学,对我来说就是让他见识一下这么多东西,从外面看到,对他还是有一些好处。而且我儿子不是也想当警察嘛,就是想以后让他好好读书,能考到这里来读书,可以有一份工作。

记者:福满的校长担心孩子回不到往日的平静,福满爸爸,您怎么看?

王刚奎:不担心,小福满很努力,会吃苦。

记者:为什么您一直不愿意出现在镜头中?

王刚奎:因为我就是很老实、很老实。如果你总是留在(镜头)里面,人家会说你要说这个作为一个父亲,让孩子冻成这个样,会觉得有一点内疚。别的父亲有本事,我就是没有本事,没有把他们带好,有一点难过。

记者:福满,你喜不喜欢“冰花男孩”这个称号?有什么话想对关心你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说?

王福满:喜欢冰花男孩这个名字,这是大家给我的称号,但是我的名字是王福满。谢谢阿姨叔叔对我的支持,等我长大了会回报大家。

记者:中国有这么多漂亮的大城市为什么最喜欢北京?

王福满:因为北京有很多地方我都没来过,北京这是第一次来。我来这里是看长城和升国旗、天安门,看看警察。

记者:你来到北京两天了,你觉得和想象中一样吗?

王福满:不一样,我想象的北京天安门都是有很多打外国的武器,我来了之后是门口只有一面国旗。

记者:有这么多人关注你会觉得有压力吗?

王福满:没有。

记者:福满,你这两天去刑警队、去公安大学,现实中的警察跟你想象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王福满:我想象中的警察是专门抓小偷的,可这里的跟电影里的,跟我们那里的警察都不一样,那里的警察就是专门抓小偷和救人的,这里的警察每天都要训练。

记者:福满、福美,你希望现在所处的学校有什么改进吗?

王福满:我希望坑坑洼洼的地方希望能被填平。

王福美:我希望学校以后装修,里面没有暖气的给弄成有暖气的,给每位小朋友上学的时候都可以取暖。

记者:你以后想在北京当警察,还是想在自己的家乡呢?

王福满:我想来北京当警察,因为北京的警察训练的非常好,除了抓坏人之外还有一些训练,北京的训练都特别好,我想参与这些训练,并且北京的警察很厉害。

记者:来北京觉得是北京冷还是家里冷?

王福满:家里冷。在家的时候手有点开裂,来了北京之后好一些了。

记者:福满爸爸,我观察到你发的微信里面会有一些思念妻子的视频,你是会想起她吗?

王刚奎:平常看见娃娃会想起她,我找过她很多次了,都没有找到她,就是2007年回来两天,提出要跟我离婚,我没有同意。

记者:两个小朋友,你们想对妈妈说什么?

王福满:没有想跟妈妈说的,最想说的就是你不要跑了快点回来,爸爸天天都在找你,每天都很着急,从今天起不要跑了。

王福美:我想对妈妈说,妈妈不要跑了,你跑了之后爸爸一直在找你,可是总是没找到你。我希望你不要再跑了。

记者:你们还有什么想对叔叔阿姨说的吗?

王福满:感谢大家给我们支持,给我们学习,我长大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王福美:我要说谢谢大家,你们对我们的支持,我们的生活较以前好一些了,我长大以后,如果你们是我们的病人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治疗。

全面小康社会不会落下任何一个地区,任何一个人。困难群众,是党和政府最牵挂的一群人。

十八大以来,集全国全社会之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全国有6000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4%以下。

精准扶贫的成绩是巨大的,但是,“冰花男孩”王福满也让我们看到,在边远地区,在大山里,仍然有这样一群孩子,顶着冰霜在求知的道路上困难跋涉。

今天我们关注小福满,不仅是为了圆他“去北京,当警察”的梦,更是要告诉所有人,扶贫先扶志、扶贫要扶心,有梦想,才有奋斗,才会有实现理想的希望。这种希望,需要倍加呵护。

今天我们关注小福满,不仅是为了解决一个孩子、一个家庭的困难,更是要让大家关注到,山那边所有孩子的梦,关注到所有困难群众的实际需求。这种需求,需要全社会的精准发力。

还记得那个“大眼睛女孩”苏明娟吗?

1991年,一副《我要读书》的照片,引起了全社会对农村失学儿童的关注。在这种关注下,27年间,希望工程获得了一个个历史性的成就,募集善款超过百亿元,一座座希望小学拔地而起。不仅是“大眼睛女孩”苏明娟,更让无数贫寒学子用知识改变了自己命运,成为共和国的建设者。

就如同当年的“大眼睛女孩”一样,“冰花男孩”不只是一个人,也不只是一张照片。

他让我们再次聚焦一群急需帮助的人,他们的问题可能不会一夜之间全部解决,但在社会的共同呵护下,再困难的目标也终将实现

现在离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只有2年时间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时不我待,扶贫开发要增强紧迫感,真抓实干,不能光喊口号,决不能让困难地区和困难群众掉队。

时不我待的紧迫感,这就是“冰花男孩”的真正意义所在。他是一个定格的坐标,是一个必须履行的诺言,更是扶贫攻坚总攻中嘹亮的冲锋号!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